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大学之大在于大师 ——武汉大学又上热搜有感
发布时间:2017-11-25 00:26:55  作者:法学院 张莹  来源:  点击数:

  新闻概况:在武汉大学,有一门叫“测绘学概论”的基础课,由六名院士和四名教授共同讲授,已经坚持了二十年。而这门课的基础核心问题只有一个:什么是测绘。也因此,这门课被称为“最奢侈的基础课”。事件也在互联网上引发了一轮又一轮是“大材小用”还是“理所当然”的讨论。有媒体评论,在现实中,名师讲基础课确实显得难能可贵,其所引发的“教授是否应为本科生授课” 的话题讨论,也具有普遍性,也值得正视。

  武汉大学作为国内赫赫有名的网红大学频上热搜并不稀奇,井盖作画、樱花节、武大女神等成为它的一系列代名词。而这次的上热搜却引起不少主流媒体的点赞,武汉大学用自己二十年低调的实践践行着梅贻琦大师所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下面我将从自己的观点和亲身实践谈一谈为什么教授一定要为本科生授课。

  首先“大学之义”就在于教书育人,为社会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但反观某些高校以“杀鸡焉用牛刀”为由允许教授不为本科生授课,将他们的价值更多的聚焦于学术科研上,放任他们囤于办公室和实验室或教研室之中,从而为相应的学界研究热点学术和实务问题提供有效解答。如果单单让教授待在实验室中,那么教授的称谓有何意义?因为教授聚焦于学界的热点和学术问题的前沿,他们对基础课的讲授相较于一般老师或许具有不同的视角和新颖的观点,能够为学生对所学专业的认识换一条有效的路径 。

  即使在学识方面如众多辩护人所言,本科生对知识的需求较低、一般老师能够满足,但教授较于学识传递的更是一种对所学专业的情感和专注,以及在这一领域追求卓越的精神。根据北京大学“首都高等教育”项目组的调查,有35.9%的学生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还有学者对中国各地175所普通本专科学生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有46.6%的大一新生不确定自己是否选对专业。而教授的点拨或许就能让迷茫的学生找到答案。像报道中我们学校的测绘专业,这几位武大院士开始讲课之前,很多同学对他们所学的《测绘专业》一无所知,而一堂课后,有同学“突然被启发到了”。而且,测绘专业最初在我们学校并不是一个热门专业,“每年录取的新生里,十个就有七八个第一志愿不是测绘,两三个强烈要求转专业”。然而,在院士们开了这门课后,转专业的学生少了很多。到了第三年,还有外专业的转进来。正如我们周四刑法各论老师所言:他认为我们院很多大牛我们本科生只听说过而没有接触过是很不乐观的一个事,因为基础课程将影响我们对法学的认识和对各个基础学科的偏好以至于对硕士研究方向和未来择业方向有着深刻影响。我们对一些领域的认识仅停留在基础知识上,没有一个整体的概念和未来前景的较好勾画。

  我曾在上学期选过政管院的行政学原理和马院党的学说与建设,均属于比较基础理论性质的的课程,在选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两门均是精品课程,都实行教授轮流教学制,每个任课老师都负责一个主题,两星期换一个老师。这两门课让我初步认识到了各个教授、副教授对基础学科教育的重要性,这些课程中老师各自从自己擅长的不同角度阐述这门学科,让我们体会到了学术风格的迥异和浓厚的学术氛围,从全方位、多维度理解这门学科,在掌握基础知识的同时对学科的基本脉络和学科使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特别是丁煌教授和宋俭教授的授课,他们的重点更多放在了学术素养的讲授上,可以说让我领略到了传说中的文人风骨和气质,亲身验证了“亲其师才能信其道”之理。

  那既然教授教学有这么多好处,也不乏有教授乐意从事本科教学培育人才,为何教授为本科生教课制度迟迟不能在我国落实?这跟我国现行的“重科研,轻教学”的教师评价体系有关:教师职称晋升的考核标准往往侧重于科研经费和论文数量,教学内容则是附属。因为教学评估无法量化,而学术研究成果比如课题、论文、经费、专利等更为客观,也更能凸显一所学校的短期政绩。由此导致了教授不能授课或不愿授课的根源。

  所以,要想教授授课制度落到实处,一方面要改革我国高校教授评价机制,将科研与教学相结合,形成更为人性化的评价机制;另一方面,教授自身也要明确自身使命,学术的意义在于创造更在于传承,只有将理念正确地传承给下一代,学术之光才能薪火相传、走的更远!